一顆椰子

“目之所及,心之所感,皆為真實。”


信獸,獸信/雙信/冠莎


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一切形式的抄袭/借鉴

168生贺番外

2017.12.06 上海
人生无限公司上海第三场。
阿信裹着被子坐在酒店的床上发呆,外面是车流与高楼里的灯光交相辉映的灯海。
今年五月天上海演唱会恰逢陈信宏生日,昨天下午在撕日历时阿信突然意识到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陈信宏之前和他说今年生日还要开演唱会,被阿信笑了好久。

“那到时候很多人一起给你过生日哎。”
“对啊,没办法。”
“辛苦你了。”
“还好啦,现在没那么讨厌过生日了。”
“我是说演唱会啦。”
“喔,习惯了。”

站在日历前发了一会儿呆,阿信撕下上面印着“5”的那张,对着日历说:“嘿,祝你生日快乐。”话音未落,他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到再有知觉时感觉到自己躺在被子上,睁开眼睛就看到陈信宏坐在他旁边绑鞋带。
“来了?”陈信宏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俯下身子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
“嗯……”阿信回过神,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叔……”
陈信宏抬起手摸了摸阿信的脸颊,说:“我去体育场咯,晚上等我回来。喏,你的手机给你,柜子里有吃的。我有在箱子里带一本书,觉得无聊的话可以拿来看。”
“好。”

随着门“啪嗒”被关上,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安静。阿信又躺回了床上,裹着被子睡了一觉,再醒过来时外面天已经黑了。玩了几局游戏,阿信翻身下床去吃了些东西,看了一章节的书,然后打开了微博。和五月天的粉丝一样,阿信也关注了很多五月天的博主和大大。

@顽固鹏:嘻哈MAN来袭合唱盛夏光年  立青rap可爱 主唱rap帅帅~上#秒拍#看我的最新短视频,下载秒拍->🔗网页链接
“嗯……盛夏光年啊……”阿信耸耸肩,放下手机继续看书。
感觉有点累了,阿信靠到床头上继续刷微博。

@66怎么又被你发现惹:#五月天上海演唱会# 12.5 阿信说 他不喜欢过生日 📽️66怎么又被你发现惹的秒拍视频
哎?今天就提前庆祝生日了么……噢原来是怪兽起的头,有那么多人陪他一起过嘞,还想要四个辣妹给他伴舞,也太会想……哇居然自己唱“祝我生日快乐~”,如果是我大概会直接摔麦克风走人或者尴尬到说不出话来吧……

演唱会很快就结束了,陈信宏回到酒店时阿信正在床上看书。“回来了?”
“嘿啊,等下还要打电话和不二良商量一下公司尾牙的事情。”陈信宏坐在床边,揉了揉阿信的头发。
“啊那个……”
“嗯?”
“没……”
“那你先睡咯,我可能要工作蛮久。”
“你去哪里?”
“会议室,那边现在没人。”
“好,晚安。”
“晚安。”陈信宏在阿信脸颊上落下一个吻,然后起身出门。

第二天中午,阿信在微博上看到“陈信宏今晚要在演唱会上求婚”的消息,吓了一跳。截图上写的是“内部消息 说cxh把一家花店订空了 晚上要求婚”。阿信撇了撇嘴,他才不信这种鬼话。按下刷新,又在首页看到了“陈信宏今天把花店都订空了!今晚要在演唱会上求婚了!!”的消息,说得煞有其事。

早上阿信起床时陈信宏还在睡,等到陈信宏醒了之后去楼下餐厅端了两盘自助早餐回房间,两个人一起吃了早餐。因为场地那边有些事要解决,陈信宏提前出了门,阿信一个人在酒店等陈信宏回去。

写了半首歌词,看完了一本书,游戏又过了十几关,陈信宏还是没回来。已经晚上十二点了,陈信宏生日微博都发完了,关于“求婚”的澄清都看到三四个版本了,说什么买花求佛啊看了微博才知道自己要求婚啊花店被订空是要求个心安啊。好了知道你没有求婚但拜托正主可以出现一下吗?

昨天明明是想祝他生日快乐的,但是有那么多人陪他过,自己的祝福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现在他也许在和团员吃饭喝酒也说不定,哦差点忘了现在连怪兽都不怎么喝酒了,那大概在吃火锅吧。

阿信在床上躺下准备睡觉,就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我回来啦。”陈信宏的声音带着疲惫,但还是很兴奋。
“好~今天辛苦了。”
“这么快就躺下了哦?起来啦有东西给你看。”
“什么?”阿信被陈信宏从床上拉了起来,鞋还没来得及穿就被陈信宏推到了桌子前面的凳子上。
“什么啦……”阿信问着陈信宏,看到了桌子上的一个小盒子。
“锵锵——”陈信宏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小的海绵宝宝蛋糕。“生日快乐~”
“哇,大叔!你也是,生日快乐!”阿信喜出望外,看着陈信宏用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打火机点燃了两支蜡烛插在了蛋糕上。

“来许愿吧。”
“大叔你不许愿吗?”
“昨天许过了啊。”
“昨天的不算啦!”
“那一起。”
“好~”
“在心里默默许愿就好了。”
“嗯……”
“好了吗?”
“OK啦。”
“那吹蜡烛。”

两个人一起把蜡烛吹灭,阿信拿着刀说:“大叔,我不舍得切诶,海绵宝宝好可爱哦……”
“但是蛋糕存在的意义不就是被切开然后被吃掉吗?”陈信宏站在阿信身旁问。
“等一下,我要先拍几张照片!”
“好。”陈信宏看着阿信拿着手机对着海绵宝宝拍了半天。
“拍好了~”

“那你要切蛋糕了吗?”陈信宏拿起刀递给阿信。
“不要了啦,海绵宝宝真的很可爱,不要切啦……”
“快点,吃完蛋糕睡觉了,我好困……”
“啊你不是还没洗澡?”
陈信宏瞪了阿信一眼,阿信乖乖接过陈信宏手里的刀,在空气中对着海绵宝宝左右比划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放下了。

“嗯……不然我们明天再吃吧……”
陈信宏有些生气,拿起桌上的刀眼都不眨地切了下去,海绵宝宝的鼻子变成了两半。“你不切?那我来。”
“喂!”阿信因为陈信宏的举动也动了气。“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陈信宏好像没听到阿信的话似的,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脸色变得有点尴尬。
“干嘛?里面有虫子吗?”看着陈信宏复杂的神情,阿信凑到了蛋糕前面。“诶?这是……戒指吗?”借着房间里暖黄色的灯光,阿信看到蛋糕里有一个金属的东西在闪闪发亮,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是……戒指?

陈信宏放下刀,从旁边的纸巾盒里抽出了一张纸,另一只手把那个被奶油和水果丁糊住的戒指从蛋糕里拿出来,认认真真地擦干净,然后单膝跪地。
“咳咳……阿信,呃,我知道这蛮突然的,就,今天微博上不都在说我要求婚……所以,你要不要……嫁给我?”
阿信看着陈信宏认真的表情,思索了一会儿,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未了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不免费哦。”

陈信宏牵过阿信的左手,把戒指套在了阿信的无名指上。直到陈信宏牵起自己的手时,阿信才发现陈信宏的手在微微颤抖。
“那还要吃蛋糕吗?”陈信宏问阿信。
“要啊,它也算是见证了你的求婚嘛。”阿信戴着戒指的左手和陈信宏的右手相握,只觉得心里的幸福满到快要溢出来。
“谁刚说舍不得切的。”
“啊还不是你切的。”

“那你就不要吃,这个蛋糕超好吃的。”说着,陈信宏用叉子往嘴里送了一口蛋糕。
“那我可以吃你的。”阿信吻上陈信宏的双唇,舌头轻易地撬开牙关去品尝蛋糕的味道。
“嘿嘿,好吃。”阿信在吃到蛋糕之后满意地抬起头,舔了舔嘴唇。
陈信宏玩味地看着阿信,拉着他往床边走去,然后把阿信推倒在了床上。

“诶?不是说吃蛋糕吗……”阿信有些慌乱。
“你都这么主动了,当然是先吃你啊。”陈信宏在阿信耳边低声说。
“很晚了,要睡了啦……”阿信推了推陈信宏。
“好,那我去洗澡。”反正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和你在一起,余生请多指教啦~

-有你,我才未孤单
End
——
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在6号的23:59之前发生贺番外(摊手)
拖延症晚期患者没救了
168就此完结,谢谢大家的支持~【不是
求婚灵感真·来自微博谣言XDD
为什么感觉写得不甜呢
大概是我写文姿势不对🌚
周五更第三章w
去睡了 大家晚安~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