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椰子

“目之所及,心之所感,皆為真實。”


信獸,獸信/雙信/冠莎


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一切形式的抄袭/借鉴

信兽/冠莎 名单里 Ch 01

灵感来自Hush的同名歌曲《名单里》
多CP 结局不定
虐文走向 六章之内完结(大概吧)

黑道小混混陈信宏×小律师温尚翊

※陈信宏抽烟设定
第一章只有阿信和怪兽的戏份
所以暂时不打冠莎的tag
————————————————

“唔嗯……”温尚翊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灰色的天花板。
“终于醒了啊。”
“你是谁?”
“不关你的事。能动么?”
温尚翊试着挪了挪右腿,就感觉到背部传来一阵酸痛。
“啧。”男人似乎有些不满。
温尚翊还想问什么,就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老大……六点?码头?好。”
男人匆匆忙忙出了门,没多久温尚翊又陷入了昏睡。
 

被关门声吵醒,温尚翊还没睁开眼就听到有人走了过来。那人在床边停下,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诶,起来了。”低沉的声音很好听。
温尚翊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一双抿起来的猫唇,下一秒就和对方四目相对。
“醒了啊。”男人淡淡地说。他站起来,走到窗边拨通了电话。
“喂?航哥吗?靠北,让他接电话……人醒了,嗯,在我这,没事。”干拎娘的石锦航,饭后运动还让嫂子接电话。
 

“你是……这是哪里?”
“离你下班的地方不远。”
温尚翊忍着身上的酸痛从床上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水泥房间里。房子中间除了一张床之外没有任何的家具,唯一的光源是外面的路灯。地板和墙壁上都是灰色的水泥,仔细看还会发现星星点点的红褐色,也许是油漆,更可能是不小心溅上的血。
 

被套和床单都很干净,大概是新换的吧。“醒了就快走吧,发什么呆。”
“谢……”
“要谢就去谢我哥,”橘红色的烟头在空气中划出了几道弧线,大概是在摆手吧,“是他让我救的你。”
“我的衣服呢?”身上的T恤比自己平时穿的size大了不止一码。
“都在地上。”
“我昨天才刚买的西装!”
“啧,不脱衣服怎么帮你擦药,我可没耐心帮你再把扣子一个个扣好。裤子倒是没帮你脱……你的包和鞋子也在床边,记得拿。”
温尚翊脱下T恤,重新穿上衬衫,背上公文包准备下楼。
 
“最近别再接案子了。”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还在‘名单里’呢,老大说要见到尸体才能把名字划掉。你也是倒霉,做什么不好偏要做律师,还接手了那个王先生的案子,最后还胜诉了。哎……”
“不关你的事。”温尚翊吐出几个字,“啪”地关上了那扇老旧的木门,走进人流中。
陈信宏在阳台上叼着烟看着温尚翊的背影,扬起一个笑容。温尚翊么,有点意思。

温尚翊走在路上感觉头脑有点发晕。今天下班之后他和平时一样准备回家,在拐进一条巷子里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面用毛巾捂住了嘴巴,等到再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上。
“大哥,他醒了。”
温尚翊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绑住,连嘴巴上都被贴了封条。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被揪着领子人从地上提了起来,随后就感觉到有人穿着尖头皮鞋狠狠踢到了自己的太阳穴上,接着是更多的拳脚相加。

没一会儿他就感觉到意识越来越模糊,嘴里是浓重的血腥味,呼吸因为封条的阻隔变得格外困难。“老大,他快不行了。”
“随便找个地方办了吧,记得把尸体带回来。”
“是。”
 

“哎,这小律师还挺帅的嘛,不然就放了他吧?”
温尚翊循着声音抬起眼睛,发现说话的是一个短头发大眼睛的小姑娘,手上拿着自己的驾照。
“宝贝,这可是老大说要办了的人,怎么能说放就放呢?”
“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死了,多可惜。”
“阿信,你去办吧。”
“好。”
温尚翊记忆里最后的画面是被两个人从地上拖了起来丢进了车里,等到再醒过来的时候就躺在那张床上了。
 

所以自己大概是捡回来了一条命吧。温尚翊自嘲地笑笑,从包里摸出之前剩下的半包万宝路和打火机,在烟盒里拿出一支点燃,放到嘴边吸了一口,熟悉的味道让他稍微安心了些。翻了翻公文包,钱包里的现金都被拿走了,身份证和护照之类的还在,手机也在。
在便利店的长桌前坐下,温尚翊滑开手机屏幕。有几个没显示名字的未接来电,大概是卖房子的中介打来的吧。还有几条无聊的简讯和朋友问他要不要一起喝酒的Line,最后是女朋友发来的“今晚不是说好了一起去看电影吗?”和“我们分手吧”。温尚翊嘴唇一抖差点把烟灰抖到屏幕上。
 
打开便当盒的盖子,一股香气扑面而来。用勺子舀起一勺咖喱,嗯果然还是前几年的比较好吃。温尚翊咬着嘴里的饭粒,看着外面神色匆匆的行人,回忆起了几年前这个便利店的代言人。那时候一个叫“Mayday”的乐团大热,接下了便利店的代言,温尚翊就是受了他们广告的蛊惑才第一次走进了便利店的大门。也是从那年开始,温尚翊开始了解Mayday这个乐团,开始感受到音乐的力量。
说起来,那个乐队的主唱好像是有一双猫唇吧,救自己的那个人也是一样……奇怪,为什么会突然想到他。温尚翊皱了皱眉,低下头抛去杂念专心吃晚饭。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