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椰子

“目之所及,心之所感,皆為真實。”


信獸,獸信/雙信/冠莎


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一切形式的抄袭/借鉴

双信 168 Ch 13(上)

五月天 冷CP
中长篇
1999阿信×2017陈信宏

Chapter 13

十二月底的台北到处都是辞旧迎新的气氛,人们都想用最好的状态迎接千禧年的到来。
“大叔,经纪人说明天我们开始放假三天……”
“诶?”
“她说我们状态太差,让我们回来休整。”
“好啊,那这几天在家休息?”
“大叔……”阿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啦?”
“我想出去玩。”
“那你想去哪?”
“没想好诶。”
“那不然先去高雄然后去小琉球好了?”
“好啊。”
两人一拍即合,马上收拾好行李,准备第二天就搭台铁南下。

“可是我们什么参考都没做欸……不过要去买地图好麻烦,好久没去高雄了……”阿信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什么准备都还没做。
“没关系啦,反正都是去放松的,随便走走就好。”
“也是厚……”
“快去洗澡睡觉啦,很晚了。”
“好。”

第二天,陈信宏和阿信一人背着一个背包去台北火车站买了两张车票,坐台铁南下。

出门之前,陈信宏特地叮嘱阿信在外面要叫他“哥”。
“可是你比我大那么多……”
“可是你在外面还叫我大叔会很奇怪啊,而且我看起来和那些大叔一样吗?”
阿信犹豫了两秒,摇了摇头。
“所以啊,在外面就叫葛格啦,乖。”
阿信不得不承认他还蛮吃陈信宏那一套的。

陈信宏的座位在窗边,等车开了他就开始看书,阿信在他旁边从包里掏出了几包零食。
“你怎么和冠佑一样……”
“冠佑……是谁?”
“刘谚明啦,他后来改名叫冠佑了,之前不是和你讲过……谚明超爱吃零食的,你今天怎么也带这么多零食出来。”

“啊就肚子饿嘛。你要不要?”阿信递过去一包薯片。
“少吃一点。”陈信宏戳了戳阿信的小肚子。
“你才没资格说我好吗大叔。”阿信放下手上的饼干去捏陈信宏肚子上的肉。

“……你看你吃饼干弄得哪都是,这么不注意形象。”陈信宏被阿信的话噎到,沉默了两秒,果断转移话题,拍掉落在阿信裤子上的碎屑,然后用拇指轻轻蹭了蹭阿信嘴角,擦去留在上面的饼干屑。

手指和皮肤相碰擦出细细的电流,阿信往后缩了缩,脸有点发烫。陈信宏像个没事人一样用拇指擦干净了一边又用食指去擦另一边。

看着陈信宏认真的样子,阿信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陈信宏放在自己唇边的指尖。
陈信宏愣了一下,随后笑开了:“你学坏了耶。”
“哪有,都是玛莎莎教的。”阿信眨了眨眼,一副无辜的样子。

火车开得很慢,晃晃悠悠地催人入睡。阿信吃了一包饼干两包豆干和一颗大苹果,吃饱了就开始打瞌睡,头一点一点的,陈信宏见他这个样子干脆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睡觉。窗外是蓝色的大海,陈信宏坐久了也开始犯困,没一会儿也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阿信,醒醒。”
“嗯……”阿信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太阳金黄色的余晖洒在车厢里,灰尘在空气里飞舞着,外面是拿着行李的旅人。陈信宏此时正背着包站在逆光里,只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剪影。
“走啦。”
“啊,好。”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哪……”阿信看着外面暗下来的天色问陈信宏。
“去吃饭啊。”
“哦……”阿信抓了抓脑袋,跟着陈信宏在车站等车。
“去夜市好不好?”
“都可以啦。”

两人背着包在夜市填饱了肚子,又在附近逛了逛,在书店里看了一个多小时的书,打算在附近找一家饭店落脚。
“你好,请问这边现在还有房间吗?我们想订两晚。”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现在只有大床房了哦先生。”

“哥,她说这边只有大床房欸。”
“不然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很抱歉,先生,这附近的旅店或饭店都基本上订满了。”
“那……”阿信有点犹豫。
“就这里吧,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再去找可能会比较麻烦。”
“好。”

“麻烦请出示一下您的ID卡……这边已经帮您办理入住了,一共是1800元新台币,房间号是9016。”
“好的,谢谢。”阿信接过房卡,和陈信宏一起坐电梯上楼。
终于找到了房间,阿信打开门之后就把背包往地上一丢,整个人倒在了床上。

“好累哦……”
“累个屁啦,你今天明明就坐了一下午的火车,在火车上睡了那么久还累嘞。”
“可是今天走了很多路啊。”
“那我先去洗澡咯?”
“嗯……”
“先把鞋子脱下来啦!”
阿信慢吞吞地起身脱掉了鞋子,然后又重新躺了下去。陈信宏从背包里翻出睡衣和毛巾进浴室洗澡,阿信从床头捞过遥控器开始看电视。

————————

突然更168.jpg
先发一小段啦接下来就要开车车了🙈
新的一年会勤更168的_(:з)∠)_
慢慢写总会写完的【喂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