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椰子

“目之所及,心之所感,皆為真實。”


信獸,獸信/雙信/冠莎


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一切形式的抄袭/借鉴

冠莎 Egg. Ch 01

日常划水系列第二弹
冠莎短篇(吧?
第一章就写了4000+【跪



10岁年龄差预警
28岁私家侦探刘冠佑×18岁高中毕业生蔡昇晏
双向暗恋

(伪)骨科
【其实是辈分相同的远方亲戚23333


双视角
#一个兜兜转转发现“原来是你啊”的故事
很长,建议吃着零食瘫在沙发上阅读XD
或者可以晚上窝在被窝里阅读

※部分内容可能会引起不适


起名废本废
名字的灵感来自寒假天天早上喂我吃鸡蛋的我妈【x
———————————————





g.

刘冠佑今天很郁闷。

先是一大早接到温尚翊的电话问他对城南的碎尸案有没有兴趣,还没等他回复就用一种不容拒绝的口气说“你来今天晚饭我请”,接着就是自己的表舅打电话来说有个亲戚家的小孩要在他家暂住一段时间,理由是“好像只有你家有位置给他睡,冠佑你就操点心照顾他两个月吧,就当是为以后带孩子做准备了”,啊他明明连女朋友都没有……

看来今天的直播要泡汤了啊。


七月初的太阳高高挂在天上,冠佑开车前往表舅所说的那家咖啡店。午后店里人并不是很多,他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一圈,好像并没有发现十几岁青春洋溢的男孩子。


他走到柜台去点了一杯冷萃,手上拿着号码牌仔细观察咖啡店里的人。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位看报纸的阿伯,pass;用笔电工作的西装白领,pass;角落里约会的年轻情侣,pass。
 

还有一个半长发的人坐在柜台旁边,头发遮住脸颊看不出性别,桌上放着一个空掉的咖啡杯和半块提拉米苏,身旁有一个行李箱。


“那个,请问你是蔡……”冠佑走上前去用食指敲了敲桌子,迟疑地开口。
“蔡昇晏。”对面的人扯下耳机,一双大眼睛对上刘冠佑的眼。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有个性吗……

“我可以坐这里吗?”他指了指自己身旁的空椅子。
“嗯。”对面的男孩子轻轻点了点头,又重新低下头去看手机。
 

男孩穿着浅蓝色的长袖衬衫,卡其色的九分裤和牛津布鞋相得益彰,肉肉的娃娃脸上没有表情,抿着嘴唇好像在研究着什么。

他抓了抓头发,想和男孩搭讪却不知道说什么话题。他一个只有接到case才会出门的宅男,社交圈仅限于温尚翊那一帮警察和自己的助手,再就是楼下小卖部的阿姨和房东。温尚翊曾经半开玩笑地说他是心理年龄六十岁的老人家,他也没法反驳什么。
 
 
喝完自己的冷萃,他又敲了敲桌面:“走吗?”
“嗯。”
“等一下,我先去给车散散热。”
“嗯。”

冠佑拉起行李箱的拉杆先走了出去,五分钟后又回到桌前:“好了,走吧。”
“好。”


“那个,你现在在哪里念书啊……”
“附中,现在毕业了。”
“喔……那打算去哪里念大学?”
“辅仁。”
“不错。”
“大叔拜托你看路好吗,刚差点就闯红灯了。”
“拍谢……”
气氛尴尬极了。



“这边是洗手间,旁边是厨房。你住里面那间书房,床单和枕套都是新换的,不过房间朝阳可能会有点热,空调遥控器就在桌上。”
“谢谢。”说完就拉着箱子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关上门。

冠佑松了一口气,一路上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他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

Ming:今天直播暂停,抱歉啦大家~m
 
“我先出去一下,晚上晚点回来。备用钥匙在餐桌上,你要出去的话记得锁好门。”
“知道了。”


冠佑赶到城南的时候温尚翊正坐在案发现场大楼旁边的树底下喝水。
“你今天好慢。”
“有点事耽误了。上去说?”
“好。”温尚翊擦了擦头上的汗,和冠佑一起走进了大楼。

“这案子,很难吗?”
“嘿啊,不然也不麻烦刘大侦探出马啦。”
“少来,谁不知道你们这些条子,不喜欢侦探插手案子自己还叽叽歪歪解决不了,最后不是还得我们帮忙。”

“嘿啦嘿啦你最棒了。”温尚翊对冠佑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梨涡俏皮地挂在脸上。

 
电梯门一开冠佑就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他沉下脸来,温尚翊脸上也换上了严肃的神色。
右拐就是已经被拉起警戒线的案发现场,客厅的地板上摆放着一颗睁大眼的头颅,看起来十分骇人。地毯被血浸透了,暗红色的波纹无声地控诉着杀手的残忍。

“死亡时间?”
“今天凌晨3点到5点之间。”一旁的法医答道。
“你有点面生啊,新来的?”
“对,我是实习生。”
“OK,死者信息?”
“建筑设计师,35岁,独居,有固定工作不过好像最近辞职了。”
“除了这个,”冠佑指着地上的那颗头,“还有其它发现吗?”

“在卧室里发现了两条小腿和一条小臂,衣柜里挂着一串肠子,在微波炉里发现了死者被加热过的肾。”法医的脸色有点难看。
“死因呢?”
“头部遭到重击至昏迷,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

冠佑皱紧眉头,转头问温尚翊:“死者的社会关系调查过吗?”
“有……不过好像没什么特别的。”
“门窗有撬动的痕迹吗?”
“没有。”
“可能是熟人作案?”
“我们也考虑到了这个,但是死者的熟人离死者距离都比较远,而且都有不在场证明。”

“好,我大概知道了。”
“知道什么?”法医有点摸不着头脑。
“没事,他就是这样的。”温尚翊扯了扯法医的袖子。


冠佑在房间里走走看看,窗台上确实没有出入的痕迹,而且死者住在十六楼,基本排除了从窗口行凶的可能性。

所以难道凶手是从大门进来的?
那剩下的尸体要怎么办,带走了也没法处理吧?
作案动机也不明确,凶手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呢?
有点意思……


“欸明天再来啦,先去吃饭。”
“看了这个你还能吃得下啊?”
“如果每次都吃不下去林北早就饿死了。走啦,一起去喝酒。”
“下次吧,我家里还有事,先走啦怪兽。”

“哇难得哎,有什么事啊大侦探?金屋藏娇?”
“去你的,”冠佑抬手锤他,“亲戚家的小孩来暂住,要回去照顾他吃饭。”
“叫外卖不就好了。”
“小孩子还在长身体,怎么也要吃好点吧。”
“你的厨艺……嗯……”
“温尚翊!”
“好了我先走了冠佑哥拜拜~”

 
还没打开门他就闻到了一股糊味。
“咳咳,你在干嘛……”冠佑走到厨房门口,看到穿着短袖睡衣的男生手里正拿着看不出颜色的锅铲不断翻炒着什么。
“炒肉啊……”
“我来吧,你先出去等一下,很快就好。”
“嗯。”

冠佑把锅里黑乎乎的肉倒进垃圾桶,把锅子和锅铲洗干净,淘米接水先煮上饭,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两颗鸡蛋。

没一会儿晚饭就做好了,简单的番茄炒蛋和芹菜炒肉,还有两碗米饭。
“吃饭了。”
“好。”
 

冠佑受不了过于沉默的气氛,打开了电视。
音乐声传出来的时候他简直觉得电视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
能打发时间又能缓解尴尬,实在是太棒了。
 

“欸。”
“嗯?”
“你叫什么……”
“刘冠佑。”
“哦。”
“……叫我玛莎就好。”

“啊?哦好……你觉得今天的菜好吃吗?”
“还行……”

 
“嗯……”蔡昇晏沉默了一会儿,犹犹豫豫地发出一个鼻音。
“怎么了?”
“鸡蛋,有点咸。”
“不好意思,那下次少放点盐好了。”
 
 
他吃的也太少了吧?冠佑看着对面早早放下筷子的人想。
“我去洗碗咯?”
“嗯,谢谢。”
“不客气。”冠佑看着蔡昇晏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不太会和小孩子相处啊。




s.

 蔡昇晏最近很烦躁。

十八岁的暑假明明应该和朋友一起出去毕业旅行才对,父母急急忙忙地把他托付给一个远房亲戚,说最近家里有事要处理,他在家的话有些话不方便说。

什么嘛,想分开就直说啊,什么不方便,都是借口。之前当着他的面大打出手的情况又不是没有过,他在念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去打工贴补自己的生活了,现在和陈信宏教初中生弹吉他也可以赚到不少。

反正这些人就是急着撇开自己就对了,不管是父母还是那个把他送到咖啡店的叔叔。

他就是个累赘嘛,他们都不说,以为他什么都不懂。
  
 
“接你的人等一下就来了,你在这里等他吧。”
“嗯。”
“给你点了榛果拿铁和提拉米苏可以吗?”
“都行。”

“对不起啊昇晏,我们家实在是没地方住,你妹妹她现在又在忙着准备考试……”
“没事,我还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呢。”蔡昇晏扯出一个抱歉的微笑。

“那我先走了,再见。”
“叔叔再见。”
 

喝完了拿铁,蛋糕太甜吃了一半,等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蔡昇晏也不着急,戴着耳机研究Ming昨天在微博上po出的“重要物件”。

下面的留言对这件东西有很多不同的猜测,好像每种都有理有据。


海底捞订几点?:这是案发现场重要的物证吧?
你的智商掉啦:是指向杀手的暗示吗?
一条咸鱼:我觉得是被害人生前用过的东西?


除了这些正经回答,还有在下面抖机灵讲段子的——
用户586427:是Ming昨天晚上在超市想买却没买的东西?
飞翔的寂寞蛙:可能是Ming乱画的hhhhh。

 
蔡昇晏看到这些回答简直哭笑不得,这些人就是来乱的吧。

Masa:还是不要乱猜了,等Ming今晚公布吧。
手动勾选“同时转发”,然后按下发送键。


又看了一会儿推理视频,蔡昇晏觉得有些无聊,刚想出去走走就发觉有人走到了自己的桌前。

“那个,请问你是蔡……”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食指轻轻敲了敲桌面。

“蔡昇晏。”他扯下耳机抬头,对面的人看起来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

“我可以坐这里吗?”
“嗯。”


又是无聊的大叔啊。

没一会儿对面的人又敲了敲桌面:“走吗?”
“嗯。”
“等一下,我先去给车散散热。”
“嗯。”

男人伸出手去拉起自己的箱子,五分钟后又回到桌前:“好了,走吧。”
“好。”

蔡昇晏坐在后排,低头找到安全带系上,把手机收好,安静地看着窗外的车流。


“那个,你现在在哪里念书啊……”
“附中,现在毕业了。”
“喔……那打算去哪里念大学?”
“辅仁。”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和你说话。
“不错。”
“大叔拜托你看路好吗,刚差点就闯红灯了。”
“拍谢……”

奇怪,这家伙居然没有生气。
 
 
没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男人向他介绍了房子的布局,他道谢之后就进了书房。

书房并不是很大,却有一个占了一整面墙的书柜,上面放着许多不同种类的书。侦探小说,日本文学,哈利波特全集,还有连环漫画。
 

蔡昇晏想从上面拿一本来看,手在半空停了一会儿又垂下。他摇摇头,坐在转椅上打开了微博。
一刷新就看到了Ming发的微博。

Ming:今天直播暂停,抱歉啦大家~m
 
靠北,林北今天是有多倒霉啊,最近水逆吗?
 
 
“我先出去一下,晚上晚点回来。备用钥匙在餐桌上,你要出去的话记得锁好门。”
“知道了。”

他哪都不想去,最近天气太热了,连路边的野草都被太阳烤得没了精神。
蔡昇晏脱下自己的衬衣,换上宽松的T恤和短裤,打开空调躺到床上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已经是晚饭时间了,蔡昇晏饿得肚子咕咕叫,翻遍了客厅的所有抽屉都没找到零食,最后终于在厨房的壁橱里发现了一颗表面皱巴巴的苹果。打开水龙头随便洗了洗连皮都顾不上削就咬了下去。


幸好没坏。
这家伙是神仙吗什么零食都不吃?
要不过几天去超市买一点放着吧?
会不会被骂啊……
 

蔡昇晏把苹果核丢进垃圾桶,还是好饿。
他打开冰箱,一个玻璃饭盒里装着的是切好的肉,炒一下就可以吃的样子。

求生本能战胜了对烹饪的恐惧,蔡昇晏打开燃气灶,用筷子把肉放进锅里开始用锅铲翻炒。

一开始仿佛一切正常,可为什么肉被粘在了锅底,还有要变黑的趋势……
 
 
蔡昇晏开始慌了。

就在他手足无措地想要试图挽救锅里黑成碳的肉时男人终于回来了。问清楚情况之后什么都没说,只是让他出去等,然后就关上了厨房的门。

都不知道该说他人太好还是该说他没脾气。
 
 
坐在桌前看着男人盛饭的背影,蔡昇晏有点晃神,他有多久没和别人在一起好好吃一顿饭了?
不记得了。

和家人一起出去吃饭的记忆停留在七八年前,更别说在家吃了。


初中开始就不肯回家,一定要在外面待到八九点才回家做功课,做不完第二天被老师骂也是常有的事。

高中和陈信宏天天泡在社团,经常是在外面随便吃点东西就回去继续研究歌曲怎么编曲,配什么和弦。
 
 
蔡昇晏突然想起来他还不知道男人叫什么。
“欸。”他端起碗。
“嗯?”
“你叫什么……”
“刘冠佑。”

“哦。”普通的名字。
“……叫我玛莎就好。”
“啊?哦好……你觉得今天的菜好吃吗?”
“还行……”起码比外面的便当好吃吧?
 

“嗯……”
“怎么了?”
“鸡蛋,有点咸。”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不好意思,那下次少放点盐好了。”

吃完一碗饭他不太好意思再多吃,就把筷子放下了。
“我去洗碗咯?”
“嗯,谢谢。”


蔡昇晏转身进了房间,有些颓然地靠到椅背上。

Ming不直播的日子,有点无聊呢。
 
 
玛莎莎,我打算明天去阳明山公园写生,要一起去吗?
蔡昇晏看着陈信宏发过来的信息,思索了一会儿,回复了两个字。

“好啊。”
 

TBC.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