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椰子

“目之所及,心之所感,皆為真實。”


信獸,獸信/雙信/冠莎


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一切形式的抄袭/借鉴

双信 168 Ch 14

阿信水仙,不看的划过去就好。

阿信水仙,不看的划过去就好。

阿信水仙,不看的划过去就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是一万年没有写过的168【。】

当初开始写的时候完全就是凭着一腔热情,很多现实因素啊常识【。】啊都没有考虑进去……

比如为什么阿信会那么快就喜欢上陈信宏……

比如陈信宏离开之后的2017会发生什么……

1999年阿信的性格似乎有点太过幼齿了……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感觉是一篇bug蛮多的文……

emmmmm

不过应该还是会写下去的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


这一篇也是我lofter的第100篇文章

仪式感作祟所以就希望三位数的第一篇是双信

也算是回归一下初心吧【呸】

最近真的太累了……每天都挺忙的没有什么心情去更新,对不起大家

我不会跑路的,真的,相信我☺

————————————————————

Chapter 14

“哈啊,大叔早上好。”

“早。”

阿信站在窗边刚要拉开窗帘,陈信宏就开口阻止了他。

“大叔还想再睡一下吗?”

“啊,是啦……”

“那我去开灯。”阿信走到床边,打开了床头灯,然后又爬回了床上,从背后抱住了侧躺在床上的陈信宏。

“大叔,快起床啦~”

“我昨晚为了写歌熬到半夜欸……”

“大叔你是工作狂厚,出来玩还在写歌。”

“灵感来了我也没办法啊。”陈信宏对着自己前面的墙无奈地说。


“快起来啦,今天外面天气很好内。”

“阿信。”陈信宏翻了个身,表情有些严肃地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人。

“嗯?”

“嗯……我要和你说件事。”

“什么?”

“我可能没办法陪你出去玩了。”

“为什么啊?”

“你知道为什么我皮肤这么白吗?”

“诶,不知道。”

“我在几年前患上了紫外线过敏,在太阳底下晒十几分钟皮肤就会痒,严重的时候皮肤还会肿起来……”

“啊……”阿信皱起了眉头,轻呼出声。

“嗯……抱歉之前一直没机会和你说。”

“没事啦,”阿信扬起一个笑脸,“那我在这里陪着大叔好了。”

“可是你不会觉得无聊吗……”

“不会啦。那我下楼交一下房费,然后去买点吃的回来,大叔你不要出去哦。”

“嗯,你去吧。”

 
阿信简单洗漱完之后就出了门,陈信宏在房间里等了快两个小时才等到敲门声。

“你怎么才回来,我都要饿死了……”

“呃,我迷路了……”

陈信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过阿信手里的袋子:“辛苦你啦。”

“嘿嘿,没事。我还买了画笔和画板,等一下可以画画了。”

早餐是简单的面线和土豆饼,还有两串花枝丸。在填饱肚子之后陈信宏继续研究昨晚写了一半的歌,阿信在床边无所事事地坐着发了一会儿呆,把装早餐的碗和塑胶袋丢到走廊上的垃圾桶里,回到房间拿起了刚买的铅笔在画板上画起了素描。


陈信宏放下笔,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准备去个洗手间顺便休息一会儿,路过阿信身旁时对方很警惕地把画板抱在胸前不让他看。

“干嘛啦,我又不会偷看。”

“不小心看到也不行!”

“好好好。”

等到陈信宏洗干净手从浴室里出来时,小孩把画板举高,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大叔你看~”

画纸上的人低头看着桌上的稿纸,笔头抵着下唇,刘海搭在额头上,脸上是认真的表情,五官和拿着画板的人相差无几。

阿信抬头笑嘻嘻地看着他,嘴角咧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陈信宏笑了,伸手揉了揉他沙金色的头发:“原来刚才不让我看就是因为这个哦?”

“嘿嘿。”


“大叔,我好无聊哦……”阿信放下画板,把放在旁边的几张素描简单整理了下,在柔软的床上翻了个身。

写完歌词的陈信宏按了按酸痛的手腕,转头发现床上的人已经抱着被子睡着了。

感觉肚子有点饿,陈信宏从包里搜出了没吃完的零食,打开一包薯片往嘴里丢了几片。

“唔嗯……”床上的人听到声音,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大叔,现在几点了……”

“下午两点半。”

“好饿……”

“来吃薯片啊。”

阿信揉了揉眼睛,翻身下床走到陈信宏身旁。

“张嘴。”

“啊——”

阿信乖乖地张开嘴巴等着陈信宏递过来的薯片,却看着陈信宏把薯片往自己嘴里送。

“别急。”陈信宏把薯片的一端咬在嘴里,眼角弯弯地抬头。

阿信有些无语,还是俯下身子配合地咬住空中的另一端。

“大叔你的花招好多哦……”阿信一边咬着嘴里的薯片一边吐槽。

“……欸。”

“嗯?”

“和我出来玩会不会很无聊啊,”陈信宏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白天不能出去,害你无聊到在房间里睡觉。明明是我要陪你出来玩的,现在反而变成了你陪我……”

“真的不会啦~”阿信摇了摇头,“能和大叔待在一起就很好啊。”

“听你瞎扯。”

“那我现在出去买吃的?”

“好。”


摸清了附近街道的阿信这次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回到了饭店,带回来了一袋卤味和两碗豆花。

填饱肚子之后两人看了会儿电视,等到太阳下山了才出门。

坐着公车摇摇晃晃地到了爱河边上,车还没停稳阿信就拉着陈信宏的手腕跳下了车。

“大叔我要去划船!”

陈信宏停住脚步,对他挑了挑眉。

“呃,哥哥我要去划船!”

陈信宏勾了勾嘴角,跟着他一起走向岸边。

河面上倒映着两岸各色的灯火,阿信那头沙金色的头发也被渲染上绚烂的色彩。


河面上的风吹乱了阿信柔软的头发,陈信宏抬手想帮他按下去,可手一抬起来发丝就又被调皮的风吹乱了。

阿信抬起胳膊把陈信宏的手放回到他的大腿上,然后把头靠到了对方的肩上。

“累了?”

“嗯……还好啦。”

陈信宏帮阿信拉了拉他敞开的外套,把目光投向岸边。

河岸上有不少人在散步,还有街头歌手在弹着吉他唱歌。歌声断断续续地传来,正是他写的那首《爱情的模样》。


“你是巨大的海洋,我是雨下在你身上……”

阿信听到歌声转过头去,认真听了一会儿又把头靠到陈信宏肩上:“什么嘛,唱得不好听……”

“那你来啊。”

“不要,想听大叔唱。”

“我有好久没唱过这首歌了诶……”

“所以让你重温一下啊。”

“嗯……你是巨大的海洋,我是雨下在你身上,我失去了……嗒啦嗒啦嗒……我看到远方,爱情的模样……”

“大叔你忘词哦。”阿信咧开嘴角笑了。

“咳……嗒啦嗒嗒啦嗒啦……曾经相信曾经失望,你让我……”陈信宏自顾自地唱着,忘掉的部分就直接哼哼过去。


“你让我举双手投降,跨出了城墙,长出了翅膀……”阿信小声地跟唱,两人的歌声缠绕在一起,随着风飘向远方。

“我爱谁已无所谓,没有谁能将爱情划界限,在一样的身体里面,迷样的魔力却是更强烈……”阿信眼角弯弯地戳了戳陈信宏的胸膛,笑得更开心了。

歌还没唱完船就靠了岸,两个人在路边找了家干净的餐馆,吃完东西又在附近逛了逛,然后坐车回到了饭店。


简单洗漱完之后两人都没有睡意,就躺在床上聊天。

“明天就要回去了耶……”

“欸,对厚。”

“明天又要开始工作了……”阿信苦恼地把被子拉过头顶。

“不要抱怨啦。”

“哎……”阿信又把被子掀开,对着天花板长长地叹了口气。

“乖啊。”

“大叔……”

“嗯?”

“想和大叔做羞羞的事~”

“欸?”

阿信刚摸上陈信宏的小肚子就被握住了手臂。

“明天要坐火车,别闹……”

阿信撇撇嘴,捏了捏陈信宏肚子上的肉就乖乖地把手搭在了他的腰上。

“大叔我好困……”

“那我关灯咯?”

“嗯。”阿信一边揉眼睛一边点了点头。


陈信宏刚关上灯盖好被子阿信就钻到了他怀里。

“晚安。”

“大叔晚安。”

TBC.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