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椰子

“目之所及,心之所感,皆為真實。”


信獸,獸信/雙信/冠莎


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一切形式的抄袭/借鉴

信兽/冠莎 大明星假记者Ch 01

说好的五月开坑
Flag不能倒
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520……
不过521也是个好日子w

新坑说明👇👇👇
⚠ABO设定
艺人陈信宏(Alpha)×实习记者温尚翊(Omega)
报社主编刘谚明(Alpha)×经纪人蔡昇晏(Beta)


運命の番(灵魂之番)设定
※A和O不是因为信息素而相互喜欢。
第一眼看到对方就产生对方是自己的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的感觉。
不过这种例子极少,类似于都市传说

⚠前任(炮灰)有
⚠⚠白烂剧情有
披着abo外衣(?)的都市爱情故事
虽然是abo设定but不会有什么车大家不要太期待
(大概)先虐后甜


注意事项和人设已经写得很明白了

不喜勿入,请勿ky,更不要骂我
谢谢合作👌

阅读愉快
————————————————————

中午温尚翊咬着筷子在电脑上打开综艺等广告的时候才看到曾轩发来的信息。
「我今天去出差,中午的飞机,下周回来。」
「嗯,注意安全。」
目光落在屏幕上方的时间上,他现在应该还在飞机上吧。
“怪兽,今晚的慈善晚会别忘了提早去拍照。”
“好。”温尚翊抬头应了一声,往嘴里塞了一口便当。


傍晚温尚翊把车停在会所附近时天还没黑,他对门口的保安晃了晃脖子上的记者证,大摇大摆地走进大门。
“先生您好,请问您是哪一家娱乐公司的代表呢?”
“啊,我是记者。”
“请随我到这边的休息区稍作等候。”

因为长了一副好皮囊,温尚翊经常被误以为是网红或者十八线小明星,时间一久他也习惯了,只是在和别人解释自己的职业时会有些麻烦。


从大门直走左转就是休息区,有不少和他一样带着相机来的记者在圆桌旁吃东西,远处是两张长桌,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
“这是哪家主办这么大方……”
“这次慈善晚会所有的餐点和场地的布置出资人都是必应娱乐。”

必应娱乐?怪不得连记者都有自助餐吃。
温尚翊挑挑眉,放下肩上的包走到桌前拿起一个餐盘开始取食物。


在记者区最后一排贴着“盛夏文化”的座椅上坐下,温尚翊看了看手里的相机,默默地叹了口气。
看来这次只能出远景了啊。

温尚翊身后就是粉丝站立区,那些年轻的男生女生手里拿着各种颜色和款式的手幅和灯牌焦急地等待着自己的偶像。
里面的大部分名字温尚翊都很熟悉,基本上都是当下娱乐新闻的熟面孔,他拍过的也有好几个。


“兄弟,现在几点了?”温尚翊前面一个谢顶的中年男子转过身问他。
“呃,现在六点半,怎么了?”
“没什么,谢谢了。”
“不用……阿嚏!”温尚翊被他身上奇怪的信息素味道弄得鼻子发痒,揉了揉鼻头还是没忍住喷嚏。


算了算日子,他的发情期好像要到了。家里的抑制剂还有好几支,应该能挨到曾轩回来……
还有两周发工资,到时候就可以给咬咬买新玩具了,还有购物车里放了好久的镜头……不过还是等下个月吧,曾轩想买新皮鞋……

正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温尚翊被前面突然起身的人群吓到。
原来是红毯开始了。


温尚翊感觉自己的耳膜快要被身后粉丝的尖叫声震破了,他用指尖揉了揉耳孔,抬起了相机。

“我们稍作休息,广告之后更精彩。”
当主持人对直播镜头说完这句话时,温尚翊立刻回到座位上放下相机揉着自己酸痛的肩。

现在的记者大哥都长那么高干嘛,如果不是怕挡到后面的人他恨不得站在椅子上举着相机拍。

低头翻看着刚才拍到的照片,虽然大部分都是半盲拍的,不过效果好像都还不错。


他看身后的小粉丝好像一点都不累,三三两两地分享着刚才拍到的照片。
“这是我第一次离他这么近耶!能抽到票真的超幸运的!”
“对啊对啊,他真的好帅!”
“这张他是不是在看你镜头?”
“好像是……啊啊啊啊啊啊人生圆满了!”

啊如果按这么说的话林北的人生不知道都圆满几百次了……
温尚翊不得不承认他确实不懂现在追星族的乐趣。以前他喜欢的艺人大多是乐手,只有在现场才能见识到他们高超的演奏技术和舞台表现力,现在大部分艺人都是演员或歌手,他真的不知道那些明星的魅力在哪。


几分钟休息时间过后红毯继续,人群又开始骚动起来。
“接下来向我们走来的是来自必应娱乐的陈信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温尚翊被身后的尖叫声吓得浑身一抖。
“你们不是刚才那个女明星的粉丝吗?”他见缝插针地向身后那个长发女生发问。
“对啊,可是我更喜欢陈信宏!”
“为什么?”
“哎他来了!”
温尚翊只能回过头继续按快门。
 

“阿信我要给你生孩子!”
对面人堆里一个明显是Alpha的女生扑在栏杆上失控地大喊着,被表白的人听到这句话对她微微点头笑了一下。
然后温尚翊就亲眼看着那个女生脸上多了两道鼻血。

多年不见陈信宏的撩妹实力大增啊。
不过他从高中阶段开始就很受人欢迎就对了。

温尚翊看着相机屏幕上那人的侧脸想起了从前在学校的日子。


他刚上高中时就听班里的女生说高三年级有一个学长很帅,学校里不少师姐都是因为他才加入的吉他社。有意思的是这个社长吉他技术很烂,却凭着自己的好人缘当上了社长的位置。

“欸我今天见到那个高三的陈信宏了喔,他真的好帅!”
“这么好哦,我都碰不到他。”
“谁让你不陪我去便利店买便当的啊?”
“那你有看到他买了什么吗?”
“好像是可乐和猪扒饭吧。”
“那我等一下也要去买可乐喝!”
“那你自己去哦我不跟你去。”
“怪兽你跟我去嘛~”
“啊?”教室后面练吉他的温尚翊突然被cue。
“去买东西啊。”
“喔,好……”


后来他加入吉他社之后也会偶尔听到学长们说起这个人。听说他考上了实践大学的室内设计系,大学没读多久就被星探发掘去当歌手,凭着第二张专辑里的一首主打歌迅速走红,称之为新的国民偶像也不过分。

红毯结束,温尚翊又进会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给刘谚明发了条讯息拜托他去多要些好看的照片回来做素材。
「你自己不就在现场,自己去拍啊」
「林北技术不好」
「那就多拍几张,总有好看的」
「镜头拉不到那么近啦」
温尚翊看着讯息后面的“已读”把手机放回兜里。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温尚翊打算在会所附近找家清吧喝点小酒就打车回去,明天再回来取车。

刚在吧台前坐下,一个酒保就端上来一杯鸡尾酒。
“那边的先生说要请您喝。”
温尚翊顺着酒保的眼神偏头,看到刚才那个大叔正站在一张酒桌前对他笑。
“呃,我还有事……这杯多少钱,我可以付。”
“这杯要500新台币喔。”
干,现在的清吧都这么坑吗……温尚翊在心里暗骂一声,看着杯子里的液体陷入纠结。


“小兄弟,你也来这里喝酒啊?”温尚翊对着酒杯发愣的空档,那个男人已经走到他身边搭上了他的肩膀。
“嘿啊,想着难得可以来放松一下……”温尚翊不着痕迹地挣开,拿起桌上的酒杯端在手里欣赏起来。

“那有兴趣和哥哥喝一杯吗?”
“不了吧,我明天还要回去上班。”温尚翊对他扯出一个笑,把杯子放回桌上转身刚走了两步就被拉住了手腕。


“急什么,刚来就要走?楼上有包厢,我们可以慢慢说……”
温尚翊挣扎着想让对方松开手,可那人的力气很大,紧紧钳制住温尚翊的手腕让他无法挣脱。
店里人并不是很多,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聊天喝酒,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的小骚动。

“我终于找到你了。”
“啊?”
“走啦,跟我回去,不然等下扣你工资。”
“欸?”
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留着中分的半长发,伸手掰开那个男人的手,拖着温尚翊往门口走去。


“没事吧?”
“你是谁?”清吧门口温尚翊一边揉着手腕一边问眼前的人。
“蔡昇晏,陈信宏的经纪人。”
“啊?”
“你有喝酒吗?”
“没有……”
“那正好帮我把他送回去。”
“谁?”
“陈信宏啊。”
“你怎么会……”找到我?
“喔,是刘谚明说的啦,他说你今天可能会在会所附近找个酒吧之类的。”
“那你和他……”
“我和他是,”蔡昇晏顿了一下,“恋人。”
“喔——”
“走吧,车在那边。”


“去哪里?”
“跟着导航走。”蔡昇晏对温尚翊晃了晃手机,低声对他说。
狭小的空间里充满酒精混合着杉树的气味,后座上的万人迷先生已经睡着了,平时被媒体评论为“禁欲系王子”的他居然解开了两颗衬衫纽扣。

车里浓烈的信息素气味冲击着温尚翊濒临发情期的脆弱神经,他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发动汽车,听着导航的提示音向目的地驶去。


“不介意我开窗吧?”
“你随意。”
温尚翊打开车窗,五月的风顺着缝隙溜入车内,带走了车里大部分闷热的气息。
“唉。”
“怎么了?”前面是红灯,温尚翊停下车看向副驾驶上的人。
“今天麻烦你真是拍谢,这家伙是白痴吧,知道自己不能喝酒还喝那么多……”

“因为我高兴啊。”
“没见过你这种捐了钱还傻开心的……喂你干嘛突然凑过来……欸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在他开窗之后。”陈信宏把下巴搁在温尚翊的座椅靠背旁边,指了指他。

陈信宏接下来的动作让温尚翊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凑近温尚翊的后颈,用力嗅了几下,最后还伸出舌头在他的腺体上舔了一口。


温尚翊倒抽一口冷气,连看着红绿灯的瞳孔都颤抖了几下。
“好香……”
“陈信宏你不要对人家动手动脚啦!”蔡昇晏推着他的肩让他靠到后座的椅背上。
被推的人不甚在意地撇撇嘴,随手捞过一个玩偶又睡了过去。

“你还好吧?”
“呃,还好……”
“他平时喝醉了只会睡觉,今天不知道搞什么,让你见怪了。”
“没事啦。”
“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
“你这语气很像我考试考不好我妈念我欸。”

“唉……不怕跟你讲,他七月不是要出新专辑?”
“这个我知道啊,已经开始预售了对吧?”
“可是他现在连歌词都还没写完……我都想背着帐篷去他家安营扎寨天天催他。”
“这种东西勉强不来的吧……”
“他就是一个喜欢拖七拖八的烂人。”蔡昇晏瞪了后视镜里安睡的人一眼。


“到了。”
“谢啦,我帮你叫了车,你直接跟他讲你要去哪就好,车费我帮你付。”
“啊,谢谢……”
“免客气啦,帮我照顾好老刘。”

温尚翊回到家看到墙上的挂钟才发现已经凌晨十二点了。
沙发上已经睡着的咬咬听到响声,在原地伸了个懒腰,走过去蹭他的腿。
“我回来咯。”温尚翊挠着它的下巴,小猫很受用地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站在镜子前洗头的温尚翊突然觉得身体一阵燥热。

难道发情期提前到了?

匆忙冲完了澡,温尚翊快步走进卧室从小冰箱里拿出一支抑制剂,轻车熟路地找到血管把针管里的液体推进身体,冰凉的液体流入血管让他精神一振。


把空空的针管丢进垃圾桶,温尚翊吹干头发打开空调,准备和周公来个亲密约会,做个吃大餐或出去旅游的美梦。
可他的大脑好像并不遂他的愿,温尚翊第二天起来看着床上乱七八糟的痕迹简直觉得自己像个没被标记的Omega。

他看着那支躺在垃圾桶里的针管觉得头很痛,努力回忆着昨晚的梦却只能捕捉到一些残存的碎片。
暧昧的灯光,汗湿的鬓角,那人温柔的亲吻和抚摸,还有最后灭顶的快感。

问题是曾轩是个常年留寸头的家伙,哪来的什么鬓角。
更别说基本上每次他都是单枪直入连前戏都省了,每次温尚翊都要背着他偷偷擦药。


他走到阳台上,从架子上取下自己的毛巾,站在一片阳光里揉了揉自己还在痛的太阳穴。

又是新的一天。
“咬咬我去上班咯,你在家要乖。”
“喵~”

梦总归是梦,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在梦里和别的Alpha滚在一起应该不算出轨吧?

地铁里温尚翊正胡思乱想着,突然被震动的手机扰乱了心思。
「下周Hito Radio颁奖典礼,你负责后台拍照」
「知道啦老刘」
这家伙就不能等他到了办公室再说么?

 
温尚翊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刘谚明空荡荡的座位终于知道刘谚明为什么急着给他布置工作了。
大概是约会去了吧。
曾轩那家伙什么时候回来哦。
今晚下班回到家给他打个电话好了。

等待电话接通时温尚翊有些忐忑。
“喂?”
“尚翊。”
“你在干嘛?”
“还在工作。”
“你们这些工科生好无趣哦……”
“有什么事吗?”
“就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发情期要到了……”温尚翊紧张地揪着沙发上的小毛球。

“可能要再过两周吧。”
“可你昨天不是说下周就能回来吗?”
“公司临时有事,我们一个同事生病了,所以我要做两个人的工作,而且这个项目真的很棘手。”
“那你注意安全,好好休息。”
“还有什么事吗?”
“嗯……咬咬很想你。”还有,我也很想你。
“知道了,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好,拜拜。”
“拜。”


厨房里,正在切菜的温尚翊一边切胡萝卜一边走神,刀刃一歪就切到了手指。
“哎哟!”温尚翊手重重一抖,看着不断从伤口里流出来的血液有些不知所措,回过神后就急急忙忙地去找医药箱。
幸好伤口并不是很深,血也很快就止住了。猫咪又过来蹭他的腿,温尚翊笑了:“你最为什么这么缠人啊?”
“喵~”


电话那头,男人挂掉电话转身走进屋里。
“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呢?”床上一个白净的Omega男孩撅起嘴对站在床边的人撒起了娇。
“就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个啊。”
“那……你什么时候搬来和我住?”
“再等等吧。”男人翻身上床抱住了床上娇小的人儿。
“你还舍不得他哦?”
“哪有,等我工作正式调过来就搬来和你住好不好?”
“嗯!”男孩用力点点头,蹭了蹭他的胸膛。

TBC.

————————————————————
写最后一段的时候感觉剧情超瞎🙄
后面的章节都不会有这种剧情了我发誓

周四跑路去台北玩几天
顺便可以找找灵感积累素材
可能下一次更文就要到六月份啦【喂
大家不要太想我w
【并没有谁会想你

晚安,好梦

早安,要开心

午安,工作学习要加油

👆为您带来全天的贴心问候和鼓励,一颗椰子关心您
【皮这一下很开心

评论(13)

热度(58)